2010 BenQ第五屆真善美獎 第二獎

最後夏天,Astroland

astroland1

聽說那是Astroland的最後一個夏天,我獨自搭了近兩小時D train到Coney Island見它一面,
入園前啖了小林尊每年要嗑上數十根的Nathan’s熱狗腸,
比起曼哈頓東86街的Papaya King,這腸兒的口味實在難吃到令人抓狂。
過去紐約人夏日消暑聖地正是樂園前的那片海灘,而今只有小人得志的海鷗四處追逐、飛翔。

astroland2

漫遊星際是四十五年前在此種下的理想,雲霄飛車、摩天輪、大怒神、旋轉木馬以及太空飛船,
多少孩童的歡笑曾經灑落在這外太空遊樂場,灌溉出的卻是海風吹拂下刻蝕成的懷舊景象。
手繪看板色調鮮明一如過往,原來古老的感覺不一定是泛黃;
管理人員壓低帽緣蓋住迷濛睡眼,或是點根菸吞吐寂寥與惆悵;
園裡的遊客三三兩兩,多是長大的人們走走逛逛,
輕輕撫著斑駁圍欄,前來捕捉一些童年時光。

astroland3

忽然 羞恥感爬到我臉上…… 我是如此興味盎然,大老遠跑來一個素昧平生的地方,
敏捷迅速的操控著專業相機 恣意張揚,試圖偷走屬於紐約人的落寞哀傷,
只因為聽說它是 即將被逐出高譚市的遊樂場。